主页 > 文摘 > 武当功夫的根由前史

武当功夫的根由前史

     武当功夫,前史上又称为内家拳,或称为武当内家拳。可是,它为什么被称为内家拳呢?   向来,人们关于“内家”之说说明颇多,各执已见。   

     “内家”之说最早见于明清之际朴学大师黄宗羲《南雷文集》之中的《王征南墓志铭》。王征南为明末清初四明(今淅江宁波市)当地的一位武当拳名家,师从单思南。由王上溯七代为开派祖师张三丰。《王征南墓志铭》中云“……有所谓内家者,以静制动,犯者应手即扑(或作仆),故别少林为娘家,盖起于宋之张三峰……”从黄宗羲“有所谓内家者”一词的运用,可见其时“内家”之说不光已被遍及运用,并且沿用日久。但黄氏此说似执“以静制动,犯者应手即扑”的“静”者为“内”,“动”之“犯者”为“外”的敌我目标和技击特征而定。   有的人以为,“内家”是张三丰以儒士自称。由于落发人称方外之人,张三丰不把自己当成落发人,以和光同尘而称“内家”。实践这一说法站不住脚。由于,张三丰既想以儒士自称,他当年就曾以儒业晋仕做过官,何须又辞官不做,偏偏心当方外之人呢?这儿须特别提及,前史上有北宋张三丰说(以黄宗羲为代表)和元明张三丰说,本文引用为元明张三丰。 有的人以为,少林拳称娘家,是由于少林寺是佛门,释教是从印度传来,印度是外国,故称娘家。武当拳出自武当山,武当山是道教,道教是我国土生土长的教,在国内,故武当拳称内家。这种说法看起来倒很合情理,实践依然站不住脚。由于,释教虽从外国传来,但当和尚的都是我国人,不光释教传入后经典理论都按我国人的了解知道作了翻译,已具有我国特色,并且释教的功夫都还中我国土生土长的功夫。所以,依此来区分娘家、内家依然不能自圆。当然,有人又从前辩说明,释、道二家历来存有门户之隔,那么张三丰当然能够道教是本国之教,释教是外国之教来划内娘家。可是这些人不知道,在张三丰的阐道作品中,历来没有门户之见,并且持儒释道三教合一之观念。以为三教在探究真理上,知道有相通之处。并且在前史上,武当山是道、佛二门长期共存的。所以这种说法也是底子站不稳脚根的。 还有的人以为,前史上少林和尚善以武技表现自己,爱露形于外,所以称娘家。而武当道人们少私寡欲,恨山不高,恨林不密,归隐都来不及,从不露主角,并且,身手越高,越是不让人知道。这种重视内涵的特征方可称为内家。这种说法似有道理,但仍显据理缺乏。由于,和尚也有爱隐者,而道人也有轻露者。何况,关于隐显,也底子不是断定修道功夫的规范,而不少道家还以为,真实有修炼功夫是在闹市。就说张三丰,虽然他踪迹莫测,但仍是常常抛面于世。并且,他的武当太极拳还教了许多道门之外的弟子呢! 除上述之外,还有以刚柔分娘家内家之说,还有以攻防分娘家内家之说,还有以功夫硬软分娘家内家之说,还有以地域之南北分娘家内家之说……这一些,就离题更远了。 关于内、娘家的合现说明,黄宗羲的“有所谓内家者,以静制动,犯者应手即扑”为其一。而清·曹秉仁《宁波府志》则又说明为“娘家……其法主于搏人,而跳踉奋跃,或失之疏,故往往得为人所乘,内家……其法主于御敌,非遇困厄则不发,发则所当必靡,可隙可乘……”还有黄百家《昭代丛书别集》“内家拳法”说:“自娘家至少林,其术精矣。

     张三丰既精于少林,复然后翻之,是名内家”。 能够说,后者三说对“内家”的说明都较正确,但缺陷在于没把工作说得更清楚明晰。比如,黄百家说北宋“张三峰既精于少林,复然后翻之,是名内家”,那么,这个“内”的文章就在一个“翻”字上。这个“翻”字“翻”的是什么?曹秉仁则言,娘家是“主于搏人”,而内家则“主于御敌”。看来这个“翻”,是由攻“翻”变为防。由攻翻为防的实践旨趣安在?黄宗羲则言,是“以静制动,犯者应手即扑”。实则到这儿,它的意义还未说完。内家的真实意义是要环绕道家内丹修炼这一要旨来说明方能明晰。 那么,炼内丹的意图是做什么?元明之张三丰在《太极拳歌》中这样答道:“想推意图终安在,延年益寿不老春。”修炼内丹的意图是为了除疾祛病,益寿延年。所以,他创武当太极拳,开宗明义是把摄生放在首位。把太极拳当作修炼内丹的一种动功功法。张三丰以为:“若才得太极拳法,不知行功之微妙,挈置不管,此无异炼丹不采药,采药不炼丹,莫道不能登长生大路,即外面功夫,亦决不能成果”(肖天石先生主编,台湾自在出书社出书《道藏精华》第二集“张三丰太极炼丹诀窍”)。这儿说的“外面功夫”指的便是技击功夫。所以,内家拳首先是获得内养成果,在此根底上顺便产生出技击功效。也便是说,内养为本,技击为末。据今世一些内家拳家的切身体会,亦以为,学内家拳,假如从一开端就一向把技击作停止的来训练,恰将一向不得其门而入。只要以养成生为起点,内行功中人参究竟,静究竟,才干日日见功。太极拳在技击功能上的“以静制动,犯者应手即扑”,也便是内丹修炼中“寂然不动,感而遂通”的外在具体表现,它在技击上表现的最高境地是一种弱制强、慢胜快、无力打有力、“四两拨千斤”的先天天然天性。当然,这种先天天然天性实践是指合道的能务,并不是指先天的生理实质。如太极拳界威望的太极拳理论家王宗岳《太极拳论》中所云:“斯技旁门甚多。虽势有差异,概不过壮欺弱、慢让快耳。有力打无力,手慢让手快,是皆先天天然之能,非关学力而有也。”他在这儿所说的“先天天然之能”,便是指先天生理实质,这儿所说的“学力”,便是指学道、符合道的才干。由于,太极拳是丹道家作为一种丹道的动功来对待的。常人所谓先天生理实质,在内丹理论中,已被视为后天,非合道的先天。而选用这种动功,通过“学力”即功夫的前进,才干一步步接近并合于道的先天。王宗岳非不知其理,仅仅为了通俗易懂,方选用常人之说罢了。它的全体战略、战术,甚至作为底子的哲学,与娘家拳都是不同的,是恰恰唱了个反调。内家拳和道家哲学一向是一个完全系统,而娘家拳则否则,它的功夫技击训练法和佛门的禅定功夫及其梵学理论不成同一系统。或许严厉讲,咱们今日所知的娘家拳,并不能代表我国佛门原传拳法,它仅仅我国古来有用功夫的一个聚集提炼。 1928年,扬州金一明在其所著的《武当拳术诀窍》一书“导言”中,对“娘家”的这种“聚集提炼”特别现象作了论说。他以为,佛门前期的拳术与其后来在社会上广为盛行的拳术天壤之别,“佛门前期拳术本慧用为钉人御敌之用”。古代,因佛门禅功喜静不喜动,和尚们坐的时刻长了,精力就显得疲乏,并且膝腿部都生硬变形,由此引起整个生理的不良改变。佛法本是要修出个超出体壳之外的魂灵,这样的禅定却把身体都搞坏了,没有好的躯壳,那魂灵由何处而修呢?所以,禅功之机仍是要修习强身健体之道。故少林寺达摩大师当年不只传下“洗髓”功,还依据医药费道理论及我国传统按摩扶引术及功夫,创编传下“易筋”功法,是为禅功之辅佐。 所以,佛门前期拳术,由此看不只和道家的前期拳功体用、理法附近,并且在“洗耳恭听髓”、“易筋”功的根底上有了必定的开展。但正如金一明先生又说,不过,“此为少林有拳术之真理,是以其术不易轻传俗人,非沙门释子不能参透其间三昧”。由于它深邃奥妙,佛门又顽固地不传人,所以原始的佛门也即原传少林拳术渐为世人所稀知。那么,再跟着释教的兴衰存亡,该拳术付人也便逐渐稀疏,更不为外人所知了。   

     就笔者所知,唐宋以来,佛道两家在理论和修道实践办法上,相互沟通浸透,互补性很强。在武当山,佛道二门共存,禅也学道,道也学禅,这种以丹功为本体的拳功,佛道二家不分彼此,一起学习,因重内丹、内功、内养,故称为内家。 金一明先生又接着考证说:“自魏晋以降,唐宋以来,朝代更变,其间细衣者奔波十方,遂变佛门训练体魄之禅功而为战役防身之准备。期间忠臣烈士、大奸巨猾收支空更不知凡几。世虽稍稍知其术,然讳莫如深。斯时张三丰应运而生,秉天分之伟姿,过人之智识,慨其术不能见用于世,而反见嫉于人,遂加以研精,再变其战役防身之秘法,而为主于御敌之诀窍,颁发于收徒,著作誊抄,公诸全国,其派遂大兴。” 由此可在看出,少林后期拳术已非少林佛门本来“正传”,而是我国自古以来未通过哲学理论铸造的社会有用功夫。这种当然称得上是前史悠久的有用功夫,是以技击对立中,人的后天体质和思想优势来定输赢的。此即王宗岳所云“先天天然之能”。这优势便是:快制慢,强胜弱,有力打无力,千斤压四两等等。与内家拳比较,一重外,一重内;一拙,一巧;一刚,一柔。所以,前代内家拳家(如黄百家)从实践中体会到,张三丰创内家拳是在“精于少林”的根底上,结合道家摄生理论饱经沧桑研讨发明出来。所以,子孙学者能对张三丰的内家拳术精华“得其一二者,已足胜少林”(此“少林”特指唐宋以降的少林寺盛行拳术,即以力、速、强诸优势制敌的重外之拳术)。那么,换名话说,学内家拳不得其门而入,或学之不精,也未必就能胜于“少林”。当然,说少林后期拳术是我国自古以来未通过哲学理论铸造的有用功夫,其“有用”之“术”,是指它主要是一种经历的总结堆集,也包含它后来对内家拳的某方面学习。能流传到今日的某些少林前期拳术,如心意拳等,那就另当别论,相同可称为内家。 从这个意义上咱们能够看出,少林佛门拳术也是有内家、娘家之分的,而武当道门拳术也是有内家、娘家之分。内娘家的别离决不是佛门与道门的别离,而是拳术含水量不含内功、摄生,技击用力不用力的别离。清代周述官收拾编著的《增演易筋洗髓内功图说》,其第二卷“表里功辨”曰:“凡行为内功,多借外辅,由内达外,内壮而外无不坚。行外功多假管家,外壮而内久必伤。大凡丹经,外运转于内,而内扶引者,内功也。内扶引于外,而外运转者,外功也。他如全取于外,不间乎内,外功中外功之外也。纯求于内,不管其外,内功中外功之外也。……表里之间,不可不辨。”这段论说可视为佛门拳术的内娘家辨,与张三丰的观念完全一致。

     古代内家拳派站在摄生的立场上,即价值观上,分出内娘家,并以“优”自居。而从客观上讲,任何一派功夫的存在,它既不消亡,又能有所开展,都证明它有其合理性和本身优势,咱们今日不能从自我断定的某种价值观而对内娘家功夫加以机械果断的好坏之分。 当然也应该说,元明时期张三丰发明的武当太极拳(精确讲,张三丰仅仅武当内家拳的集大成者和中兴者),仅仅由于创始于武当山,有了“武当”这一门派标志,但这一门派并不是某一宗教家门的专得,它代表了一个年代一大批我国功夫家从片面有用经历主义中解放出来,迈向以研讨客观哲学理论并以其辅导实践的武学办法的提高腾跃。 证明上述观念的依据有三:榜首,张三丰的道学观念是持儒释道“三教圆融”说的。他以为,释教、儒教、道教在研讨世界遍及真理方面在实质上知道是共通的,仅仅在有用方面侧重点不同。所以他的道学理论一向掌握在三教的哲学实质和理论源头上。第二,武当内家拳在孕育过程中,不光承继了前代许多的道家功法,也吸收了梵学功法(如《洗髓》、《易筋》二经等)、儒家功法(“心斋”、“坐忘”等)、医家功法(华佗《五禽戏》等),是一种对传统拳功精华的全方位融贯和提炼。第三,武当内家拳在构成开展和传达过程中,虽然带有某种与内容无关的宗教颜色(如敬玄武神、敬太上老君、敬三丰祖师,甚或把拳法来源神化),但它在传承过程中,从主流上讲,从要求上讲,从不持门户之见,而长于广泛传达于社会群众之中,包含道门、佛门、社会知识分子阶级和群众民间。作为一种文明的传达,这无疑表现了广博的胸襟。

2019年师懋道长亲授班课程组织
12月27日10月10日11月1日
丹道辟谷太极十三势太极十三势
15~20名15~20名仅入门弟子
1980元/3天12000元/15天仅收食宿费
电话咨询:0719-5666828
手机咨询:157 7109 7969(刘老师)
微信咨询:157 7109 7969
亲授班名额有限、招满即止,名额以电话预定并付定金(1000元)为准。
武馆供给床上用品、太极服及道鞋,其他日子用品自备。
报名学员请提前一天到馆处理入学手续,了解学习环境。
馆内有日子超市,日用品均可来馆后置办。
Scroll to Top